阿飞的小铁剑

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说我想说的话www

当Will变成了蚌……

可爱可爱可爱甜甜甜|。・㉨・)っ♡

Mr.Chekov:

#POTC#

#OOC有#

#船铁#Jack/Will#斜杠有意义#

#当Will变成了蚌……#





“Who?”

“Will Turner.”Gibbs不耐烦的指指甲板木箱上的一个蚌重复道。

Jack盯上那只蚌,眉头皱到了一起,他往前靠了半步翘着指头点向木箱。

“Will?Turner?那个铁匠?”他俯身用小指甲拨弄了一下蚌,它左右晃晃,吓得Jack往后跳了跳。

“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他看向Gibbs,“海妖?”

“我不知道,Captain,他一直坐在这里,等我再回来的时候铁匠就不见了,它坐在这里。”

他们的视线又聚焦在了这个蚌上,现在的太阳相当毒,没有一会蚌上的海水就蒸发干了。

“把它扔到海里去,Gibbs!”Jack转了个圈准备下到船舱,身上的小玩意叮零哐啷作响。

“遵命,Captain。”Gibbs捞起蚌掂量一下抡圆胳膊——

“等等!”Jack猛的转过来从他手里夺过蚌塞进口袋里,他昂着头用上扬的语调说,“我改变注意了——忽然想吃海鲜。”

“……okay,Captain.”Gibbs耸耸肩,“Okay.”





“Hello,Turner?”Jack把Will从口袋里掏出来摆在他的床上。

Will陷在被子里没有动弹。

“Well,我还是挺喜欢看你这样的——没有蠢不啦叽牙尖嘴利,现在,你只能闭着嘴,或者我现在就把你煮了吃。”他满意的敲敲蚌壳蹲在床前。

“现在,打开你的壳,向船长上贡,我要拿走你的珍珠。”Jack笑眯眯的凝视着紧闭蚌壳的Will,“要不然我就把你掰开——就像掰开卡萨布兰卡的计时女的两条腿一样。”

事实证明这比那难多了,Jack沿着蚌壳的边缘把指甲试着卡进去,但它闭得太紧以至于一根头发丝也进不去。

“这就麻烦了,铁匠,你竟然不给船长上贡!”他从床头提来半瓶Vodka仰头喝了一口,之后抿抿嘴用瓶子敲敲蚌壳,“我大不了砸碎你……不,我也不好找Gibbs敲,说不定我还得养着你一阵子,等你愿意开壳了,我再拿走里面的宝贝也不是不划算。”

他把酒瓶倾斜一些,浑浊的液体流到了蚌和床单上,受到滋润的蚌壳开了个小口,Jack立即丢掉酒瓶眼疾手快的把蚌掰开——

什么都没有。

一片柔软的象牙白的蚌肉安静的躺在里面。

“………我知道你把珍珠藏起来了,快吐出来。”他用手捏了捏那一团小东西——没有硬邦邦的球状物体,但很显然水润滑溜的蚌肉让他想起了别的东西,“啊…Turner,要是你平常也像这样就好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会第一个想到Elizabeth,而不是现在想着“为什么我不是第一个想到Elizabeth”,事实上他只想到了Turner——尽管这是他,这个蚌。

柔软而紧窒——Jack意识到思维已经向着危险的方向发展而去,身上淌着Vodka鲜美的肉体……

“哦,不不不,”他睁大眼又灌了一口,“你只是个蚌。”

Jack捏着蚌壳两端凑近打量着,他可以清楚的看见蚌的身体结构,但他脑子里想的和这个大相迳庭——尽管都是肉体,没差。

他现在闻到一股浓浓的海腥味,他皱着鼻子瘪瘪嘴,又用嘴唇碰了碰柔软的蚌肉——和他想的感觉一样好。

他有点醉醺醺的,还以为那个铁匠就在这。

当然不是这个蚌,当然不是。





“Gibbs,where is Jack?”Will在船上穿梭了好几遍总算是从甲板上找到了他。

“铁匠?蚌?等等,你不是在Captain的船舱里……?”Gibbs看了看刚才放蚌的那只木箱,又看了看眉毛皱成一团的铁匠。

“什么蚌?我刚才去找他了。”

“我们以为你变成蚌了,蚌刚才在你的位置上。”

“……”Will不知道该报以怎样的表情。

“好的,我去找他。”





“……你身上的味道真大。”Jack尤其不满海腥味远远没有少年身上的味道好闻,“Well,你什么时候能变回来?”

“Jack?”Will推门而入时恰好撞见他在亲吻那只蚌——

“What!”他手一滑蚌从他的手里溜出去摔到了地板上,他正打算扑过去抬头发现铁匠站在门口,“Turner!”

Will捡起那只蚌递还给他。

“你不是变成蚌了吗!”

“……谁会相信人能变成这个东西。”当他凑近时冲入鼻腔的酒味让他更加确信他们都喝得烂醉。

Jack抓起蚌往背后的墙上扔去,右手钳住Will的下颌。

“好的,都是Gibbs的骗局,”他轻快的说,“My cherry boy,听我说一句——”

Will想拍掉他动手动脚的爪子但又被另一只攥住。

“I love you,a little.”接着他堵住cherry boy的嘴唇,以免他发出尖叫,这一次他倒是如愿以偿尝到了新鲜味。
评论
热度 ( 156 )

© 阿飞的小铁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