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的小铁剑

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说我想说的话www

【何建国中心】此心安处

这就是何叔的感觉啊啊啊!!吴老师太帅了!!!

Lenas:

看完战狼2之后只想祸害老何。。。


本抖s的风格还要预警吗。。。


何建国中心,何林林何,冷何,凡何大概都有点吧。。。




一、


此心安处是吾乡,这句话何建国刚听到的时候是他们那个新兵连颇为文艺的副连长教育想家把眼睛哭肿的新兵用的,他不知怎么地就记住了。


他是不怎么想家的,他性子好,又随遇而安,逢事也不骄不躁的,遇到难事的时候少,自然也不怎么想家。


直到去国万里之后,他依旧活得自在,笑着做工作,笑着哄他那不懂事的小少爷。


没见过流血死人只知道好玩的小少爷将枪械挂的满屋都是,他看了也就笑笑,既然喜欢,就由着他玩去好了,反正啊,正事也没什么用到他的。


钱上的事老林看的比谁都紧,安全的事有他盯着也没什么问题。


毕竟他是个缜密的人。


老林有时候也凶他,他也无所谓。


毕竟凶得很了,他捏捏指节,老林还是知道自己的斤两,他一只手就能把自己按到地上去。


但是老何毕竟也老了。


二、


若是年轻几岁呢,何建国看了看一圈荷枪实弹,各个胳膊粗过自己大腿的雇佣兵,摇了摇头,都说有钱难买老来瘦,他是越上了年纪,身材越发的瘦弱了。


若不是通过摄像头看见他一枪一个无人机的准头的话,谁能相信这么瘦弱的人是在场唯一一个军人呢。


不像,倒也像,像的是眼神,无畏而不改温和,平静地看着眼前气势汹汹前来寻仇的人,仿佛就在说冤有头债有主,一人做事一人当。


据说这就是中国人推崇的侠义。


据说这就是中国军人骨子里的责任感。


当然雇佣兵就是来找麻烦的,麻烦自己站出来了,那么就开始报复就好了,毕竟这也是他们从汉谟拉比法典就开始的习惯。


卓亦凡抱着后脑,不敢吭声。


方才他蹲在地上的时候,冰凉的枪管直直抵着他的皮肤,他第一次感觉到死神迫近原来也会有脚步声,那就是自己快要跃出胸腔的心跳。


他该逞英雄的时候,怎么反而逞不起来了呢?


老何年纪大了,应该去承受这一切的是自己这个一场之主啊。


他抱紧后脑,用手肘夹住自己的耳朵,不去听那一声声的闷响,可是又忍不住放开一线去听,他想听听老何有没有动静了。


可惜那家伙居然无视他的关心,一声都没吭。


三、


中国人大抵都有挨打不吭声的执念,好歹能保全那么一点最后的尊严。


把人两脚悬空地吊起来就已经极其消耗体力,更何况这些整日里脑袋别在裤腰上的大兵们平时积攒的戾气总要有个发泄口。


此时他们有了个报复的良好理由,那么就可以开开心心地招呼这个人形沙袋了。


拳脚密集地落在那人最柔软的地方,很快那人的喉结就开始上下移动,似乎在吞咽着什么,又过了一会,再也忍不住的鲜血就从抿紧了嘴角流了出来,滑到下颚,染红了前襟一片霜白,脸色也越发地惨淡,一双眼睛眼皮不停的打架,似乎一闭上就能睡过去了一样。


“喂,精神精神。”水是稀缺物资,自然不会用冷水来把已经奄奄一息的人叫醒,而是毫不客气地一个耳光招呼上去,绑住那人手腕的绳子抖了抖,眼皮慢慢地掀了起来,然而目光却无比平静,仿佛看的不是在折磨自己的人,而是什么不相干的人似的。


纹了身的女子冲上去一脚踹在了那人的腹部,这回的满口鲜血再也没忍住,终于一下子吐了出来,头也终于抬不起来了,“叫他休息半个小时吧。”老爹抽了口雪茄,他素来是不叫醒昏迷的人,叫他们休息够了,再开始下一轮的折磨他们才会多少撑的久一点。


况且这么好玩的人不多,玩死了剩下玩什么。


“凡哥,以前都是我们惯着你。”他又吐了口血,感觉腔子里火辣辣的痛,真是年岁不饶人了,年轻时受过比这重得多的伤,也没今天这么难捱。


承担全部体重的双臂肩胛已经酸痛得毫无知觉,两条腿因为悬吊了几个小时也已充血胀痛,更不要说身上的伤,火炽的一跳一跳地痛着。


他又痛又累又倦,即使想对着小少爷和老林笑笑也没力气了。


四、


绳子割断的时候那个单薄的身子一下子往前一倾,似乎马上就要栽倒了,冷锋几乎下意识地一扶,被一把骨头硌的厚茧慢慢的手心都有点痛。


“撑得住吗?”


“这才哪到哪啊。”那人还是笑,笑得不如前日里看着围着篝火跳舞的人那么轻松随意,而是勉强虚弱的多,仿佛攒足了力气叫他别担心,自己这个老兵的余热还有。


缓了两秒钟,那人就立稳了身子,接了把步枪在手里。


“活着出去的话,请你们喝酒。”卓亦凡说道。


“就算贪凡哥这杯酒,咱也得尽量活着。”冷锋看了一眼老何侧颜,只是奇怪这人怎么就是个笑面,什么时候都笑,笑得暖洋洋的,仿佛世间所有不如意,都能一笑了之。


那大概就是此身所在即是此心安处的平静和淡然,冷锋这种失去一切的人久久渴望着的那种内心平静而笃定。


倒是真想请他喝酒啊。


似乎只要在他身边,这种安定感和自在感就在,就令人也安定和自在起来了。


所以当他睁开沉重的眼皮的时候,看见那个人枕着双臂看着天空,嘴角挂着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微笑的时候,他就明白,这人间,他算是回来了。


“等回国了,还喝酒去吗。”


那个人估计是倦得紧了,只点了点头,就又睡过去了,依旧是枕着双臂,仿佛少年睡在家乡的蓝天白云之下,无视空气中还浓烈的血腥,忽略耳边的枪弹嘈杂,恬淡而安然,温暖而强大。


这种人大概永远觉得世上没有不好的事吧。


令人艳羡啊,冷锋想,他大概从不需要酒精来麻醉自己,因为他清醒的时候,也是快乐的。


此心安处,四海为乡。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244 )

© 阿飞的小铁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