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的小铁剑

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说我想说的话www

【《红海行动》-顾顺X李懂】你懂

你南啊:

- 顾顺X李懂(狙击手X观察员)


- 不涉及真人CP


- OOC是日常,BUG到处有 


- 全员存活设定,满足一下自己的小小私心


- 错别字等看到了再改吧2333写了好久感觉写成了傻白甜,但是看他们谈恋爱就好高兴啊!


- 顾顺李懂狙击组吃我安利!(´v`)


 


 


01


清晨六点的阳光还不是很暖和,从窗帘的缝隙中钻进来照在略显凌乱的床上。


李懂醒过来的时候还有点懵,从被窝里钻出脑袋的时候阳光不偏不倚刚好打在他的脸上,晃的他睁不开眼。他伸手抓过床头柜上的闹钟看了眼时间,醒了醒神,伸腿踢了一脚旁边裹在被子里睡得还沉的人,“顾顺,醒醒。”


躺在旁边的顾顺还在梦里就平白无故的挨了一脚,茫茫然睁开眼看到的是靠坐在床头的李懂,逆着光特别好看,他眯上眼,手从被窝里伸过去摸了摸李懂结实的小腿,心里不禁感叹自家的懂儿真是好摸,这肌肉这手感真是绝了。


下一秒就被李懂一脚连着被子一起蹬到了地上。


顾顺趴在床沿上,看着李懂走到窗前一把拉开厚实的窗帘,暖暖的阳光在瞬间充满整个房间,他就看着李懂来回走动的背影,觉得可能这就是一辈子了。


 


这是顾顺和李懂在一起的不知道第几年了,前几年退役了之后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也听了许多故事,最后选择了留在这座沿海的城市。他们住的地方是一栋四层小洋楼的顶层,带一个堪比天台的大露台,露台上可以看到离得不是很远的大海,李懂特别喜欢这点,所以顾顺也喜欢。


每天早上六点李懂都会准时醒来,然后想着办法把顾顺弄醒。刚在这住下的时候顾顺还能准时起床,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顾狙击手从军以来的自制力仿佛也随之而去了,但是顾顺却不以为然,他觉得每天早上能被花式叫醒也是一种享受,不过他觉得自家懂儿越来越粗暴了也是真的。


现在的他俩起床后挤在洗手池前一起洗漱刮胡子,一起出门沿着海滩晨跑,路过街口的早点铺子再拎回几根油条,配着出门前就熬上的白粥和李懂自个儿研究的腌菜,就是每一天的新开始。


顾顺洗完澡擦着头发路过厨房的时候李懂正在里头忙活,从背后看上去光裸着的上身线条特别紧实,顾顺伸手把毛巾往椅背上一搭,抬脚转了个弯直接就进了厨房。抬手刚要搭上李懂的肩膀就被一个肘击硬生生怼出去两步远。顾顺捂着肚子靠在冰箱上直抽气,结果始作俑者头也不回一个只是递过来两副碗筷,嘴上催促着,“赶紧拿出去一大早别在这碍手碍脚的。”


“李懂你丫的简直了。”顾顺嘴上抱怨着手上却还是很诚实的接过碗筷往外走,走到一半心有不甘地又折返回来,伸手从李懂的背后捏住他的下巴使他转过头,探身在他的嘴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之后才美滋滋的哼着小曲离开。


李懂端着粥出来的时候,刚好瞅见顾顺拿手在捏小碟里切好的昨晚刚开坛的腌菜,“顾顺!有筷子你干嘛用手!”


“嗨呀,我给你尝尝咸淡么不是!”顾顺咂咂嘴品了品味儿,拿起碗给李懂盛粥,“懂啊,这回有点咸了啊,你盐搁多了吧。”


“不能吧,我没放多少盐啊。”李懂也伸手捏了一小撮放进嘴里,感觉味道还可以正想问问顾顺是不是舌头坏了,就瞥见顾顺在那吃吃偷笑。


最后李懂决定不跟这个顾不顺一般见识。




02


每天晚饭过后,顾顺和李懂喜欢在街灯亮起的时候牵着手去沙滩上散步消食,李懂说看着天慢慢的暗下来,好像漫天余晖都落在了肩膀上,顾顺总笑他一天到晚的瞎文艺,天黑是为了什么,天黑就是为了做不可描述的好事情的。


俩人都爱穿着大裤衩大背心,踩着超市里买一送一的夹拖,买个椰子,在沙滩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走着,有时候还能看到玩沙滩排球的孩子,顾顺还非要脱了鞋上去跟人练练手,结果就是被人孩子用球砸的满场跑,李懂就坐在旁边笑的连椰子都滚进了海里。


“懂啊我跟你说,不是我打不过他们,是我让着他们呢!”顾顺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李懂旁边,捞起衣服擦了擦脸上的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把他们都砸趴下你看着的。”


“哈哈哈你还是别了吧,老大一爷们跟几个小孩子杠上了。”


“听你的听你的。”


顾顺喘了口气,看着夜幕中的海面,伸手搂过李懂顺手还捏了捏他的后颈,“懂啊,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好多年了吧,数不清了。”李懂闭着眼靠在顾顺身上,顾顺说的话伴着海浪声传进耳朵里,感觉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放松了下来,“记这些日子干什么,起码不用像以前出任务那样还要担心看不看得见第二天的太阳。”


顾顺转头看了看身旁的观察员,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个弧度。


他突然想起了他俩正式在一起的那天,也是这么一个有风有浪的晚上。


 


那一晚李懂在床上坐了很久,很晚了顾顺都还没回宿舍。下午队长给大家开了会,说明天要停靠上岸执行任务,等着他们的是一场很难打的仗,然后单独叫走了顾顺。


上次队长这么说的时候,是去伊维亚进行撤侨行动。那场仗打的真的很辛苦,石头和庄羽差点儿就没回来,陆琛副队负伤,而顾顺的额头上至今还留着一道疤。李懂不禁有点害怕,他不是自己怕死,只是怕硝烟过后,可能要面对的一些自己无法面对的事。


李懂想起顾顺上一次负伤时在船舱里的那个拥抱还有跟自己说的话忍不住狠狠搓了搓脸,什么叫“聊聊我和你”?他有点担心是自己会错了意,要是真的搞错了那岂不是应了那句,我他妈把你当兄弟聊家常,你却想跟我搞对象谈爱情?


想想都尴尬,要是真这样以后怕是不能在一个宿舍里住了。


但是有些话不说,李懂很怕就没有机会再说了。


顾顺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自个的观察员靠在床栏杆上发呆,连自己走进来都没发觉,于是狙击手同志轻轻关上门,靠在门口打算看看李懂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个儿。墙上的秒针在静谧的空气里走过了一圈又一圈,而李懂还是一动不动的。顾顺不免有点担心的走过去蹲在李懂的面前,伸手去探他的额头,还没碰到李懂,对面的人猛地一下站起身来,只听见咚的一声,刚站起没一秒的李懂直接抱着头躺倒在床上。


这下换顾顺懵逼了。


“李懂你你你没事儿吧?”刚才的动静真蛮大的,顾顺听着都觉得脑壳疼。


“我我我没事……”李懂揉着自己的脑袋从床上直起身,擦掉被疼痛激出的眼泪看着眼前蹲着的顾顺,“但是我找你有事儿。”


“怎么的?找我练练?那走啊。”顾顺说着站起身来就摆出往外走的架势,结果被李懂一把抓住了手腕,顾顺偏过头背着李懂用另一只手擦了擦鼻子,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要在这里练?”


“我有话对你说。”


“说啊。”


 


03


顾顺拖了凳子往李懂面前一放,往上大咧咧的一坐,准备听听他要说什么。顾顺看着眼前的人,李懂坐着的时候背挺得很直,长得浓眉大眼,眼珠子黑漆漆的显得很亮,嘴唇厚厚的,亲着一定很舒服。


蛟龙队的狙击手这样肖想着自己的观察员,而此刻的观察员内心很沉重,对此一概不知。


“明天要出发了。”


“是的。”


“据说很危险。”


“把据说两个字去掉就差不离了。”


“我……”


“又怂了?”顾顺直起身把脸往李懂那边凑了凑,“需要哥再给你上上课不?”


“谁怂了!我只是有点担心!”李懂站起身双手按着顾顺的肩膀把他按回到椅背上,看了顾顺半晌又不好意思的别开脸。


顾顺仰着脸,目光直白地从李懂的耳廓一路移到脖颈,他抬手握住李懂按在他肩膀上的手,大拇指在李懂的手腕内侧的皮肤上摩挲了两下,开口道,“担心什么?说出来。”


“我……”李懂像触了电一样猛地抽回自己的手,他觉得刚刚被顾顺捏过的地方在发烫,一路从手腕烫到了耳根,“没事,你早点睡,我去找副队。”


说完连顾顺的脸都不敢看一眼,直接绕开顾顺准备开门出去。李懂眼睁睁看着刚刚才打开几公分的门直接被动作及其迅速的顾顺一手直接按了回去,他甚至能感受到顾顺就贴在自己的身后,不由的身体僵硬。


“你担心我。”顾顺直截了当的开口,看着李懂泛红的耳根,用异常肯定的语气说道,“你不说话,那就是我猜对了。”


李懂背对着顾顺,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有出声,他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像在顾顺的面前,他所有的小心思都藏不住。


“我不会像上次一样,你放心。”


李懂能感觉到顾顺说话时的气息就在自己的耳侧,听到顾顺让自己放心,他好像心里真的一松,浑身紧绷的肌肉也随之放松下来,他转过身微微抬起头看着比他略高了一点的顾顺,“我要你平安回家。”


“我懂。”


顾顺往前走近一步把李懂禁锢住,伸手蹭了蹭李懂的唇角,偏了偏头直接吻了上去。李懂感觉到顾顺的气息突然逼近,震惊地往后退了一步紧贴着背后冰凉的门板,想要避开这个突如其来的吻,顾顺直接伸手按住李懂的后脑往自己这边压过来,柔软的双唇紧紧贴合,彼此的气息在唇齿间来回游走。两人都没有闭眼,李懂可以在顾顺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他觉得顾顺像一只鹰,而自己就像一只束手就擒的……老母鸡儿?


顾顺拉起李懂的上衣,伸手直接摸上了李懂的腰,常年拿枪的手上都是老茧,有些粗糙但是又很可靠。李懂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他只知道在顾顺将要解开他皮带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然后反身直接把顾顺抵在了墙上。


“那我要说的,你懂了吗。”顾顺缓了缓,看着眼前红着脸还喘着气的李懂,笑的特别贱,“我没挨打,就当你懂了。”


 


李懂一直想知道那晚队长把顾顺喊去说了什么,但是顾顺一直都不肯说。直到那次任务全员顺利归来,顾顺把他压在宿舍那张小床上上下其手的时候,才贴在他的耳边慢慢说道,“队长说,让我平常训练的时候专注一点,盯着你的眼神不要太露骨。”


 


04


李懂靠在顾顺的身上睡了一觉,顾顺就一动不动的让他靠着,直到沙滩上的游人逐渐散去,卖椰子的大妈已经在跳楼价大甩卖了才把李懂叫醒。李懂刚醒的时候特别懵,可是顾顺基本看不到,毕竟每天都是李懂喊他起床。


两人牵着手走在回家路上,李懂看着街道两边已经关了门的便利店,才想起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儿,他停下脚步转头对顾顺说,“你知道队长他们明天要来玩两天吗?”


“不知道啊,我咋知道。”


“你没看群里消息?”


“我把群屏了。”


“哦。”


顾顺伸手挠了挠自己的板寸,“都谁来啊?”


“蛟龙队里的都来。”李懂想了想,补了一句,“罗星也来。”


“谁也来?罗星?他能走了?”顾顺顿时觉得不是滋味起来,毕竟罗星的存在对于李懂来说太特别了,于是捧着一坛老陈醋喝了好多年还没喝干。


“能啊,早就能走了。”


“他还是别来了吧,他来我就喊担架给他抬走。”


李懂白了他一眼,不管他自己插着裤兜走在前面,“你哪儿来的担架你喊谁抬啊毛病!”


“我给他拨120,抬走全抬走。”


“哈哈哈顾顺你有病吧。”


 


第二天一早李懂就把顾顺从床上挖了起来,抓着睡眼惺忪的顾顺就去菜场买菜。李懂在前面挑挑拣拣,顾顺就负责在后面付钱外加提袋子。下午接到徐宏电话的时候,他俩回家收拾完东西,刚好溜达到码头附近。


看着昔日的战友接二连三的从船上走下来的时候,顾顺和李懂都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自从退役之后大江南北再聚的日子简直是屈指可数,看着他们逐渐走到自己的面前,两人不约而同的立正,抬手一个标准的军礼。


“好久不见。”


 


他们在大露台上摆了一大张桌子,李懂带着罗星在屋里边炒菜边聊天,其他几人坐在桌子边看着菜一盘一盘的端出来却没人动一筷子。杨锐拿筷子敲了敲碗边,问站在厨房窗边盯着的顾顺,“李懂这老毛病还没改过来呢?”


“是啊,一直这样,我都习惯了,菜没上齐一口都不让吃。”顾顺看着里头忙碌的两人恨不得立马掏出手机喊担架队,怎么哪儿都有罗星,这是为了个啥?


夜幕降临的时候,一群人拎着酒趴在露台的围栏上,就着海风聊了很久很久,听到石头和佟莉快要结婚了大家都很高兴,毕竟佟莉是石头每天一颗糖,哄了很多年才哄到手的。顾顺虽然嘴上不待见罗星,但是看到恢复的不错的罗星还是打心眼里高兴的,这个往日最好的对手终于还是站了起来。


等众人逐渐回屋睡去,喧闹的声音从夜色中退场,微醺的顾顺抓住正在收拾残局的李懂,把他紧紧搂在怀里,“李懂。”


李懂伸手拍拍他的后背,“怎么了?喝多了难受了?”


“我是不是从来没有跟你说过。”


“什么?”


“……我特别爱你。”


“我懂。”


顾顺闻言笑了起来,觉得这一辈子都他妈值了。




END

评论
热度 ( 362 )

© 阿飞的小铁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