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的小铁剑

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说我想说的话www

[红海行动|狙击组哨向]最长能有多长 END

坡子街祖传抠糖:

 *逻辑无,跟标题没有卵关系。(老实) 


 *OOC,不懂感情是怎么发展起的,不要深究…… 


 




最长能有多长 END


    


    1.


    舰上全是豺狼虎豹,谁带只猫都显得弥足珍贵。


    为啥?小呗。可爱呗。纵是护航编队上上下下铮铮铁骨,柔软又美好的小东西依然能轻易打动人心。从前大家羡慕嫉妒罗星,现在都把矛头指向顾顺。


    自从他代替了罗星的主狙位置,人也住到了李懂隔壁床位。


    李懂隔壁床,那是很有吸引力的,毕竟李懂小同志除了本身又小又可爱又是难得的向导之外,还拥有舰长盖章全舰最萌的精神体。


    然而顾顺似乎并不care。


    俗话说,你跩可以,甚至你跟罗星那样得瑟给大家看都行,眼下这种生在福中不知福的操性就让人很受不了。


    顾顺巨冤。


    哪是他不care啊。


    李懂那只机敏的白鼬也就之前在巴塞姆任务时见到几次。


    顾顺跩是够跩,但他也是人,也会觉得这小东西真他妈可爱。可李懂跟他在一起起居训练好些天,压根没再把白鼬放出来,连他让李懂叫出来看看都被正面拒绝了。


    想了想听来的罗星的待遇。哎,输了。


    他的游隼也烦躁得像只鹦鹉,踩在床尾的围栏上平移,看起来特别傻。


    


    2.


    经历四周魔鬼主狙训练的李懂万万没想到,最后的双人小组对抗考核,教官随机拉来的一车有实战经验的主狙里居然有顾顺。


    抽签的时候心里打鼓,抽中同组又觉得自己仿佛作弊。


    这一车按教官的说法是老人带新人,仔细看身上背的也全是观察员的装备。被投放进考核区时李懂还在恍惚。


    “想什么呢。别紧张。”


    他俩隐蔽在巨石土坡下,头顶是古木参天,裸|露在地表的发达根系蜿蜒虬结覆满青苔。顾顺一张嘴李懂就发毛,赶紧确认了下屏障有没有开到位。察觉到他的举动,正就着树顶透下来的一点阳光看地图的顾顺轻哼,“放心,我有分寸。”


    李懂不听不听举着望远镜把头扭向了另一边。有东西踩到了他肩上。


    游隼凑过来用喙挠他的战术手套。


    


    3.


    远处某地,最后一个狙击小组投放完毕。主教官掐下手里计时器,一个副教开启区域定位,屏幕上登时出现好些移动的红点。 


    另一个副教看着其中一组红点,“顾顺那小子不至于越俎代庖吧?真没想到他申请来干这差事。”


    教官团心知肚明都乐了会儿。


    “他越俎代庖啥?帮人拿第一毕业上岗等死啊?”主教官背着手一脸看戏,“没事,瞧他上心那熊样,没准比咱还严格呢。”


    


    4.


    越接近物资箱,擅长蛰伏的猎物和猎手就越多。


    进入哨兵听力范围之前,顾顺让李懂跟他建立精神联结。两人的精神触丝像蓝牙一样勾连在一起。图景贯通的瞬间,顾顺在一片茫茫雪地里,看到了李懂的白鼬。


    乌黑的眼睛,乌黑的尾巴尖儿,立在雪地里望过来。


    确切来讲也不是看他,顾顺听见头顶一声鸟鸣,羽翅划破空气。


    他脑中的第一反应是:可别特么给我吓跑了!


     


    5.


    后来顾顺才从陆琛那儿得知李懂不把白鼬放出来,是因为白鼬有点怕他。


    陆琛knows everything。 


    那既然精神体怕,本人肯定多少也怕。


    顾顺又巨冤了。


    他自认论配合绝逼不比罗星差,主狙训练不是完美拿下了么?DPS从不靠吼,长得……呃除了高点也不凶。总不能是怕他的隼吧。


    琢磨着,一人一鸟互瞅了眼,懵逼中透着对彼此淡淡的嫌弃。


    


   6.


    所以李懂怕他是怕的什么玩意?


    “几个意思,让你等我一块洗衣服非得自己先去?”


    短衣短裤端个盆儿要去洗衣服的李懂被同样短衣短裤端个盆儿才从澡堂回来的顾顺堵在寝室门口。


    “我让你很害怕么?” 


    李懂觉得自己作为向导特别不合格,精神结合的哨兵发神经他都搞不懂为什么的。


    顾顺这边误会就比较深,李懂不回答,他四舍五入当人默认了。


    这就很挫败啊。


    不是战友不战友搭档不搭档的问题,是一个有向导的哨兵的尊严问题。


    人不低调真的有现世报。


    顾顺想着,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他弯下身。


    眉心,人中。


    克服职业病还需要往下半寸。 


    


    7.


    白鼬吱地一下蹿进雪窟里了。


    身体的反射神经慢那么一丢丢,李懂上半身重心后撤,下半身没跟上,乒铃乓啷,俩脸盆扎扎实实磕在脚下的钢板上,哐啷啷啷直晃圈。


    短衣短裤端个盆儿的陆琛愣在门口,嘴里哼的小曲戛然而止。他的二哈吓得小脸都变了形。 


    摔在地上的李懂茫然中带点怒火,顾顺撑在他身前一只手还拽着人胳膊。 


    三人相顾无言,率先动作的是陆琛。


    OJBK,我懂,是训练。


    果断比了个拇指,边探身帮兄弟拉好门,深藏功与名。


    陆琛knows everything。


    


    8.


    有时候李懂鸵鸟到什么地步呢?


    再过分的事儿你住手我就不计较。


    可是他往后退顾顺不撒手,他起身甩对面还是揪着不放。


    他这才把刚才的事当真,脖子根耳尖眼见着通红起来,其中几成是被气的就不好说了。


    “啊?问你话呢。怕我什么?”在这个问题上顾顺有点魔怔,盯人的眼神就像发现猎物的游隼。


    为达目的,不吝生死。


    李懂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他怕一切不要命的人。


    作为一个也经常需要不要命的人,这份恐惧令他羞于启齿,然后慢慢化作心湖底一块秘密的顽石。说不得多沉重,但一直在那里,捞不起捏不碎。


    明明少一点不要命的人,就能少很多不要命的人了。


    这个世界千疮百孔的。


    这个世界为什么非得千疮百孔的。 


    好脾气的李懂真的生气了。气他自己。气他自己想不通透还爱多想。气得眼眶都红了。 


    


    9.


    我怕你什么?


    


    10.


    “……怎么突然……???”顾顺登时懵了。


    我说错什么了???我太凶了???他心虚得要命,身体先于脑子反应,就着拽住的胳膊一使劲,把人圈进怀里。 


    好好我错了我不问了。


    他们之间只有最初步的精神联结,这种联结通常只用来安抚哨兵,让平时训练更容易制造共感,至于情感共鸣那就高级了,他们现在不存在的。


    所以一个不知道另一个其实在生气,另一个也不知道这个已经秒怂。


    亲近到常被陆琛调侃只差特定的几公分的两个人,此时此刻竟像隔了堵坚不可摧的城墙。 


    ……这种程度的联结,不够啊。 


     


    11.


    “我老觉得你的白鼬像貂。想带回家给我妈看。”


    


    12.


    李懂放纵这话在脑子里囫囵转了几个周天,终于僵着身体尴尬地从顾顺的拥抱里挣脱出来。正感到丢脸,对面又说:“我们去登记绑定吧?”


    有主狙资格的观察员用力蹭了几把眼角,没听清似的:“啊?”


    “这样上边才不会没事把咱俩拆开使唤啊?”


    李懂尚未退红的眼睛眨了眨。


    “不同意?”顾顺抱手,“不彻底结合也没事儿。让我盯着你就行。”


    ……啊???


    间歇性失忆症患者李懂同志突然被一记直球揍得又不得不回想起之前那个蜻蜓点水的吻。 


    顾顺被李懂迷茫的小眼神瞪得直乐。


    柔软又美好的东西果然能轻易打动人心。 


    “不知道能盯你到哪天的。再不告诉你就太浪费时间了。”顾顺自言自语着,又再多看了几眼,这才蹲下收拾撒了一地的脏衣服。 


    


    13.


    提交申请那天顾顺来找李懂签字。


    李懂刚完成舰上的向导集训,满脑门子汗,接过文件看也没看就签了,顾顺一车腹稿全报了废。


    白鼬观察了一会儿,沿着二人靠的很近的臂膀,轻而易举从李懂肩头爬到顾顺手心,游隼叫唤了一声,跟白鼬互相蹭了蹭头。


    两人往政委办公室走,两个精神体在他们身上玩你追我逃的游戏。顾顺面上平静,心里一百个不真实,很想把文件翻出来确认百八十遍。


    “我也不知道能被你盯到哪天。”李懂突然冒出一句,顾顺难得没接。


    “所以就……尽量把剩下的时间都给你吧。”


    顾顺愣了一会儿,“那我也尽量。” 


    


    14.


    都是到死。谁不是一辈子呢?


    


    


    -FIN- 


     


写第一段的时候真的以为是个老套路的喜剧。


结果只有老套路没有喜剧……


为了反差萌,发车一定要搞个清纯的标题(???

评论
热度 ( 316 )

© 阿飞的小铁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