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的小铁剑

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说我想说的话www

【沙李】俗套爱情故事

嘤嘤嘤太甜啦!!!

奶黄酱:

warning 双老师au,很多私设,非常狗血,ooc


 


00


李达康很大方的承认,他是一个颜控。


颜控怎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01


陈海找沙瑞金要了张登记照。


沙瑞金顶好奇的,但陈海不肯说,他也就没多问,正好前两天单位要填表去拍了一套,从纸袋里找了一张出来给他,陈海一把抢过嚷了句“谢谢啦金子哥”,转身就跑了。


 


也不知道是谁兴起的,家里有哥哥姐姐的都把照片带到班上来,有人从田杏枝那儿一把抢过那张黑白照片,一只脚踩在凳子上高举着右手喊:“嘿,杏枝她哥哥长得真好看诶,浓眉大眼的。”


班里人一窝蜂凑过来垫着脚瞧,陈海仗着个子高替田杏枝把照片抢回来,多看了两眼还给她,心里当下做了番比较。


长得是还挺好看的,不过比我金子哥还是差了那么点。


 


02


陈海拿着李达康的照片非缠着沙瑞金问“照片里这人跟他比谁更好看”,沙瑞金想他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懒得回答陈海这个问题,挥着手要赶他走好继续写总结。


王馥真手里抓着刚掐了一半的苋菜喊陈海出来:“海子,别打扰你金子哥,回房写你的作业去。”


陈海收回手一转身伸长了胳膊往他妈身前递:“妈,你看这人,跟我金子哥,谁更好看?”


老人家看着一脸清秀的少年想得是另一回事:“这哪家的小伙子啊?”


“田杏枝他哥哥。”


“有对象了吗?”


 


沙瑞金算是知道那照片是干嘛使的了。


 


03


都是一个厂里的工人,两家的大人很快敲定了安排见面的事情。


李达康老大不情愿的。


上周末刚搅黄了他爸非给他应承下来的一个见面,这么快他妈又给他安排了一个,有那空闲去见阿猫阿狗的,还不如在家多备备课呢。


 


看到田杏枝手里的照片李达康撇了撇嘴:“既然都答应了,那就见见呗。”


 


04


一顿饭吃得安安静静,只有细细的咀嚼声和瓷匙碰到碗壁的声音。


李达康吃饭向来比常人快,为了迁就沙瑞金的细嚼慢咽每口菜比平时多嚼了三五下,还是很快就饱了,正半低着头咬着筷子发愣,沙瑞金推过来两张电影票,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的问:“《雷雨》,李老师感兴趣吗?”


 


沙瑞金那天是骑了自行车的,他没提,李达康自然也没提,两个人从饭馆出来推着车往电影院走。距离其实并不算近,坐公交车得有六站路,俩人一边走一边聊,从《雷雨》到《京华烟云》,话匣子慢慢打开了,路也显得不长了。


只是走路实在是有些慢,沙瑞金中途看了两次表,第三次时不得不提出:“李老师,这电影快开始了,要不我骑车带你一段,不然我们得错过开场了。”


李达康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沙瑞金翻身上车,想了想又跳下来,脱了外套垫在后座上。李达康缩着一双大长腿窝在后座有点憋得慌,手虚虚的扶着沙瑞金的腰侧,心里嘀咕了一句:哪那么娇气啊。


 


05


眼看着快到电影院了,沙瑞金一个劲往前赶,只想着别第一次和人看电影就迟到,没注意前面有交警抓骑车带人的,就这么被拦了下来。两人老老实实的被扣在路边等候发落,沙瑞金从兜里把电影票掏出来往李达康手里一塞:“你先走,我一会儿就来。”


“可是……”


“我有办法,你先走。”


李达康还要再说什么,沙瑞金拍了拍他的肩,安抚的朝他笑了笑:“你先去,我一定到。”


许是沙瑞金的口气太过笃定,李达康心念一动,收回攥着两张电影票的手,徐缓的开口,如深埋地下多年的青铜器一般浑厚:“我在电影院门口等你。”


 


还有十分钟电影就要开场了,李达康探着脑袋四处张望就是没看到沙瑞金的影子,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听了他的话,正想着要回去找他,便听见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从身后传来,仿佛大提琴共鸣发出的低低回响:“不好意思,等久了吧。”


“沙老师。”


“快进去吧。”落叶满地的深秋时节,沙瑞金满头是汗,说话却依旧不疾不徐,娓娓道来,“电影要开场了。”


 


06


回去的路上李达康坐在沙瑞金的车后座,右手抓着他的皮带免得掉下去:“你怎么让人把你给放了的?”


“我哪有那本事。”沙瑞金低声笑了笑,“后面又抓了一对骑车带人的情侣,我看警察同志没空看着我,骑上车就跑了。”


“真够鸡贼的。”


 


07


沙瑞金调到李达康他们学校当副校长的第一天,两人直到快下班才遇上。公交车上没什么人,俩人坐在最后一排,随着汽车的颠簸左右摇晃。沙瑞金从包里掏出老大一块巧克力递给他:“下次低血糖了就吃两块。”


李达康看着那块几乎比他手掌还要大的巧克力排:“瞎花钱。”


冬日里夜幕降得早,天已经暗了下来,李达康细长莹润的手指趁着深色的巧克力包装纸更显得白嫩,沙瑞金捉住他的手指细细把玩,顺着指节一寸寸往下,凑到他耳边,温热的气息打在李达康柔软的耳廓上,有些痒,他试图往边上躲,却被他接下来的话给定住了。


沙瑞金凑他那样近,呼吸与闻,几乎能感觉到李达康皮肤上细微的绒毛蹭到他的嘴角,他嗓子有些干,音色较往日更沉了两分,气音在撩人的夜色里更添几分魅惑。


“请示组织,我可以亲一下我的男朋友吗?”


李达康的脸迅速烧了起来,在黑暗里热的发烫,他把空着的那只手贴在脸上,源源不断的热意过渡到冰冷的手掌,依旧烫的灼人。


他伸手覆住了他,出口才觉自己声音暗哑得吓人。


“组织,批准了。”


 


08


沙瑞金下楼去找年级主任时特地绕到李达康班级所在的那侧楼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李老师长身玉立双手叉腰站在走廊上,西裤皮鞋白衬衣,一头卷毛站在春末略显燥热的走廊上:“迟到了还不跑快点,这火车都提速了你们怎么还这么慢。”


下一秒两个人影刷刷得的从沙瑞金面前略过去,喊了两声报告钻进教室里了。


沙瑞金含笑摇摇头转过弯继续下楼,还记得第一次吃饭时,听到他说去看电影,一对兔牙咬着筷子抬头的李达康,这么乖顺的样子现在可不多见了,也就他迷迷瞪瞪没睡醒的时候能见着。


更多的时候,是像今天早晨坐在他车后座,躲在雨衣里一边吃着油乎乎的锅贴一边不停戳着他的腰问“到哪了、快到了吗”的李达康。


 


都是李达康。


 


09


沙瑞金刷完碗,从水池里把冰好的西瓜捞上来切开给瘫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的人端过去,李达康把腿挪开给他让位置,抱起块西瓜咬了两口歪头问:“诶,你当初看上我什么啊?”


“那你看上我什么?”


“别废话,我先问的,快说。”


“我猜你是看我长得好看。”


“多大脸啊你。”李达康埋头又咬了一口不搭茬。


“我啊,看上的就是你这个人啊。”


 


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无徘徊。


 


——Fin




只会写谈恋爱……人物崩得没边儿了


爱死吴刚老师和岳老师这两口子了,还是给沙李站个台

评论
热度 ( 207 )

© 阿飞的小铁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