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的小铁剑

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说我想说的话www

【丹白丹】白鹤少年的烦恼

三千春江水:

* 流水账


* 完全捏造的少年时代


* OOC










01


 


丹龙并不叫丹龙,就像黄鹤原本也不叫黄鹤,这只是他们行走江湖所用的艺名。 


 


从丹龙记事开始,他就在跟着父亲学幻术。在学习幻术的过程中,没有父子,只有师徒。久而久之,丹龙便忘了自己的本名。 


 


虽说丹龙平时喜好穿蓝色的衣服,和他的名字不符,但他自己却觉得名字起的不错,因为白龙喜穿红衣。 


 


白龙是丹龙花钱买来的师弟。幻术表演时虽惊艳非常,终究是骗人的江湖把式,幻术师的地位和青楼娼伎不相上下,却比他们要多花千百倍的功夫,好在收入较为可观。 


 


正因为幻术师的地位和辛劳不成正比,黄鹤门下的弟子屈指可数。官宦子弟自不必说,就连寻常人家也鲜有把儿子送去学幻术的。 


 


除非是没法养活孩子的人家。 


 


白龙只比丹龙晚生几个月,出生到现在的七年间过的都是有上顿没下顿的苦日子,身量瘦小,比丹龙足足要矮一个头。 


 


丹龙性子皮,刚见面就揉着白龙的脸颊,要白龙喊他哥哥,占足口头便宜。白龙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丹龙退而求其次,说,叫师哥也行。白龙突地抬起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丹龙,恶狠狠的眼神吓得丹龙连忙缩回自己不安分的双手。 


 


丹龙一直在想,白龙过去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炼就这般决绝狠戾的眼神。丹龙从小跟着黄鹤走南闯北,称不上富贵,满足师徒二人的口腹之欲还是绰绰有余。然而,这样的生活怕也是白龙曾经无法想象的。 


 


现在是三个人了,丹龙想。以前他想要个妹妹,但姑娘家不被允许学习幻术,大了还要嫁作他人妇,自己一定会很难过。还是弟弟好!弟弟就可以陪他一起练幻术,长大后也不会离开他。 


 


我一定会做个好哥哥! 


 


 






02


 


白龙并不喜欢幻术。他不喜欢假话,以及其它所有假的东西。 


 


所以他也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和名字里的颜色,哪怕他本就没有“真正”的名字。 


 


白龙在还不叫白龙的时候,其实很喜欢白色的衣服。那时的他认为白衣就是衣食无忧的象征,不像自己,经常在垃圾堆里翻剩菜剩饭,白色的里衣上常年开着肮脏的黑灰色花朵。 


 


他的那个讨厌的师哥叫丹龙,总喜欢逗他惹他,好似以看到他气鼓鼓的样子为乐。白龙习惯绷着一张满不在乎的冷脸回应,心里却慢慢积起了报复的心思。他拿着攒下的积蓄偷偷买了件红色的衣服。 


 


本以为丹龙会对自己霸占属于他的颜色而感到不爽,没想到他见到一身红衣的小师弟,笑得愈发灿烂。小白穿红色的衣服真好看!丹龙揉着他的脸说。 


 


白龙小小的报复心就这样被揉散了,回过神来,好胜心已然扎根生长。 


 


白龙比起一年前高了许多,但仍旧不及丹龙。自己长得比丹龙高的话,他就没法再揉得这么顺手了。白龙暗暗捏紧了拳头许愿,快点长高吧! 


 


丹龙把白龙的脸颊揉到和他的衣服一样红才罢手,眼神仍旧意犹未尽地在白龙光滑的脸蛋上逡巡。白龙被他看得又羞又恼,狠狠地在丹龙的胸口推了一把,转身跑走了。 






 


 


03


 


丹龙的学习态度吊儿郎当,没少挨黄鹤师父的教训。相比之下,后入门的白龙勤学苦练,倒常得黄鹤称赞。 


 


在白龙来了以后,丹龙“偷懒”的次数越来越多,学习进度停滞不前。黄鹤的心里跟明镜似的,早看穿了丹龙的那点小心思。身上流着自己的血,丹龙在起点上就比白龙高出一大截,若有白龙一半的勤奋,丹龙的幻术造诣说不定很快就能超过当年的自己。 


 


丹龙故意放慢进度等待后起的白龙,无非是怕伤了他的自尊心。 


 


趁白龙不在的时候,黄鹤把丹龙找去,要亲自看看丹龙现在究竟掌握到何种程度。出乎意料的是,他跟着白龙一起把幻术的基础重新学了一遍,竟悟出了新的幻术!其中无一例外,都是由最基础的幻术巧妙组合而成。 


 


丹龙原来早就超越了当年的自己,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黄鹤很得意,捋了三下他保养得当的胡须,面上仍是一副波澜不惊。 


 






 


04


 


长安城的夏天有最火辣的太阳,也有最清甜的西瓜。 


 


白龙在上次的幻术表演里摔了一跤,左脚脚踝肿起一个大包。丹龙比他自己还担心,急出满头大汗。好在距离表演结束没有多久,熬到谢幕,丹龙扛起他就往客栈跑。 


 


敷好消肿的草药后,丹龙命令白龙三天不准下床走动,口气前所未有的严厉。为了不耽误下次的表演,白龙只好乖乖听话。 


 


天气炎热,客栈的小房间白天宛如一个蒸笼。白龙在床上捂着,热得嗓子眼发干。 


 


就在这时,丹龙带着他们俩最爱吃的西瓜进了房间。白龙第一次觉得丹龙看着如此顺眼,甚至有些可爱。 


 


当他看到眼前凭空出现了十个西瓜的时候,白龙想给方才产生那种愚蠢的念头的自己一拳。 


 


猜猜哪个才是真的西瓜?丹龙言笑晏晏。白龙无力地翻了个白眼,随手一指。 


 


小白真聪明,一猜就猜中了。丹龙解除幻术后,白龙指的圆溜溜的一整个西瓜倏然变成了一片已经切好的、冒着丝丝凉气的西瓜。 


 


西瓜冰凉的汁水舒缓了白龙火烧火燎的喉咙。他看向床边西瓜籽粘了一脸的丹龙,心想,别以为我还像刚来的时候一样好骗,我早就知道这十个假西瓜都是真西瓜的一部分,指哪个都有的吃。 


 


这是丹龙自创的幻术,和黄鹤教给他们的不同。黄鹤也曾幻化出十个西瓜,让丹龙和白龙分辨真假。最后丹龙成功地找到了真正的西瓜,而白龙选中的那个真身却是一捧黄土。现在想起来,丹龙当时好像想和自己一起分享那个西瓜,自己掉头就走的确有些太过幼稚。 


 


当然,丹龙的行为比他还要幼稚!看在他关心自己的份上,这回他白龙大人有大量,就不和他计较了。 


 


丹龙看到白龙吃着吃着突然笑了,心里比十个西瓜加起来还要甜。看来下次西瓜还要去这个大叔的摊上买! 


 






 


05


 


盛唐风气开放,待字闺中的千金小姐也能带着奴仆出门游玩,而观看幻术表演则是她们最喜欢的消遣之一。 


 


一日,丹龙在表演幻术的时候看见台下有个娇嫩可爱的小女孩,模样不过七八岁,唇红齿白,笑起来会露出尖尖的虎牙,像极了白龙小时候的样子。丹龙心喜,在表演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从云端一跃而下,幻化为白鹤飞往小女孩跟前,复又化作人形,周身带起漫天飞舞的山茶花瓣。 


 


小女孩眼睛和嘴都张得大大的,以为是神仙哥哥下凡。丹龙笑而不语,从怀中掏出一枚小巧的铜镜递给小女孩。在铜镜的倒映下,小女孩才看见最大、最红的一朵山茶花正停在她的小抓髻上。 


 


观众群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与小女孩同行的少女望向翩翩少年姣好的侧脸,暗自羞红了脸。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黄鹤师父却沉了脸。 


 


表演结束后,黄鹤当着所有人的面怒斥丹龙,并把他赶去客栈的柴房思过。丹龙似要争辩,身后的白龙却拉住了他的衣袖。 


 


夜深人静,在确定师父已经入睡后,白龙揣着他用体温捂热的包子向柴房溜去。 


 


打开柴房的门,白龙看到丹龙就倚在门边,神色笃定地看着他,仿佛料定了他的出现。很久以前偷包子被抓现行,大概也是差不多的窘迫。白龙有些记不清了。 


 


噗。 


 


丹龙关上柴房的门,把寒风隔绝在外,却没忍住一声轻笑。他深谙白龙脾性,多年的相处已经让丹龙摸清了师弟忍耐的界限(很低,但正逐年升高)。 


 


丹龙见好就收,把话题引向别处。他伸手向白龙的衣服里探去,急道,晚饭呢?你师哥快饿死了! 


 


白龙被他摸得浑身不自在,又担心丹龙真的饿坏了,一时愣在原地,任由对方乱摸一气。 


 


两个包子下肚,丹龙意犹未尽,白龙的睡意又早已被屋外的冷风吹散,两人便靠在柴薪堆旁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 


 


白龙说,你今天的做法的确有失妥当。做我们这行的越少和富贵人家扯上关系越好,你倒好,迎上门去招惹人家姑娘。 


 


丹龙心想我还不是看那小女孩像你才忍不住逗她的,边上的姑娘长啥样我都没注意。嘴上却调笑说,小白这是吃醋了? 


 


白龙轻哼一声,挑起半边眉毛,斜眼看向丹龙,说,我又不喜欢那姑娘,何来吃醋一说? 


 


丹龙抿了抿嘴唇,心下无奈,只好顺着白龙的话瞎问。他说,那姑娘国色天香,还入不了你的眼吗? 


 


白龙好像猜到丹龙会这么讲,又是叹气又是摇头。他说,世人皆看重皮相,但我只想要一位能与我心意相通之人。 


 


丹龙的这位师弟很少张扬他的情绪,此时此刻他眼中满载的向往之情竟如此浓烈。 


 


丹龙别过头去,对着墙壁阴阳怪气地说,我就是个俗人,喜欢心眼小,脾气大,爱钻牛角尖的。 


 


白龙被他逗得笑个不停。他说,俗人才不好这一口呢,你的喜好可真奇怪! 


 


丹龙突然转回脑袋,直勾勾地看进白龙的双眼。这还不算最奇怪的,丹龙说。 


 


白龙也看着丹龙,问道,你喜欢长的丑的? 


 


你很好看。丹龙心想。 


 


不,最重要的是和红色相称。丹龙回答道。 


 


白龙笑着靠倒在丹龙的背上,他说,真搞不懂你。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吧。丹龙腹诽。 


 


背后传来白龙平稳的呼吸声。 


 


如今白龙已摆脱了梦魇,但两人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同住一屋。丹龙既希望白龙是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出了噩梦,又希望白龙是因为他的存在才不再惧怕。 


 


无论白龙是怎么想的,自己这个做哥哥的一定会照顾好他。 


 


丹龙调整了两人的姿势,把白龙搂在怀里,用宽大的外套裹住二人。他们天天呆在一起,丹龙这才发现白龙的个头已经和他差不多大了,外套竟显得有些局促。 


 


不喜欢被拉扯的紧绷感,丹龙干脆把外套脱下来给白龙盖上,自己抱着裹成一团的白龙取暖。 


 


再长大就搂不住了,这样就挺好…… 


 


脑海里飘过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丹龙很快也陷入沉沉的睡梦之中。 










END. 

评论
热度 ( 231 )

© 阿飞的小铁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