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的小铁剑

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说我想说的话www

【一年生】一些学弟让学长头疼的日常之一

啊真的太甜了(甜蜜地躺…

长芽:

一个夜晚


 


1.


  Arthit接到Not的电话时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晚上10点整。这个时间不应该有任何重要到让人需要出门的事情才对。然而Not一说完,他就忍不住被炸了起来。


  Not说:“快来把你家Kongphop接走,他已经快不行了。”


于是这就是本应该安逸地洗好澡坐在床上看完一本漫画的Arthit此刻急匆匆跑到路口拦车的原因。


  他这一路没有挂电话,Not三言两语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大概就是,Arthit宣布跟学弟在一起的消息让他们震惊到当时忘记做出反应,等想明白的时候觉得不可以这样放过Arthit,于是他们把Kongphop约了出来,进行充满神圣感的酒精洗礼,作为他敢泡学长的小小训诫。


  逻辑简直完美无瑕。


  “你们发什么神经啊,明天还要上课的啊。”Arthit有点头痛地按住眉头。


  Not在另一边还没自觉,“又不是我提议的,再说吧学弟也没怎么吃亏啊,我们可是倒了好几个的。”


  “那你怎么那么清醒?”


  “我没喝,他们是打算跟学弟来点刺激的,让我等着收拾残局。学弟也真厉害,递给他多少都毫不推辞地喝掉了。”


  “所以说你们是发什么神经啊!”Arthit看着路边的招牌辨认着Not报的地址,一边指挥着司机怎么开。好不容易看到了酒吧的名字,司机提议在前面路口拐弯把他送到门口被他拒绝了,车停在了马路对面。


  挂掉了电话,进门之前他深深呼吸了一口夜晚清凉的空气,试图把胸口回荡的怒意压下去。


 


2.


  他想象中的一群醉鬼在发疯的情景没有出现,包间里他的损友们歪七扭八地瘫着,一边的空瓶证明了他们痛下杀手的决心。要不是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Arthit真想把Bright和Tuta诡异地叠在一起的姿势拍下来然后发到校园网上去。旁边那个自己就叠成一道风景的Plame也不能放过。


  一堆尸体之中只有两个人还能端正地坐着。Not朝他挥挥手,又指了指坐在一边拿手撑着头闭目休息的Kongphop。比起其他人看起来还没那么糟糕。Arthit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


  “其他人怎么办,我帮你叫车把他们带回去?”他皱着眉,尽管很想丢下这群兔崽子,但是靠Not一个人肯定没法把这些人弄走。


  Not摇摇头。“我已经通知了能把他们带回去的人了,你管好学弟就行。”


  Arthit没有再坚持,他上前几步拍了拍Kongphop的肩膀。


  被触碰的对方抬起头,雾蒙蒙的眼睛里还带了点疑惑。


  当Kongphop看清楚对面是谁之后露出了微笑。那个笑容让他整个脸都被点亮了。


  Arthit不由得愣了一下。他的学弟总是不吝惜对他表达自己的感情,可是在这种无意的时刻里流露出来的,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原本的不满情绪已经消失无踪,另一种对自己那么容易就原谅的恼怒隐约浮出头,Arthit放低了声音,“回去吧。”


 


3.


  幸好Kongphop喝醉之后并不是吵闹型的,他只是安安静静地在出租车上对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夜色发呆,对Arthit的话也半天才给出回应。要不是那一身酒气,还看不出其实他已经连走路都需要Arthit扶着了。Arthit看惯了各种神采飞扬眼里带星光的Kongphop,眼前这个蔫了吧唧的让他还觉得有一丝好笑。


  “明天要是头疼都是自找的。”Arthit忍不住说,“你是不是傻啊,他们疯你也跟着疯,打电话给我会不会?我就不信让我知道了他们还敢这么玩,这肯定是Bright的主意,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他。”


  Kongphop呆呆地看着他不停抱怨,过了一会居然低下头笑了。


  “你笑什么,你喝傻了?到底喝了多少啊,回去给你泡蜂蜜水解酒,现在头疼吗?要不要顺路买个药?”


  唠叨,但是又好可爱。


  他答非所问,“学长。”


  “干嘛?”


  “我也爱你。”


  “Kongphop!”


  Arthit的声音太大,回荡在狭小的车厢内让他本来就昏昏沉沉的头嗡嗡作响,所以他闭上了眼睛,没有看到对方通红的脸。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对Arthit投以同情的目光,“年轻人别在意,醉鬼就是这样的啦……”


 


4.


  他最后还是把Kongphop扛回了自己的房间。因为不胜酒力的校园先生睡了过去,怎么叫也叫不醒,他又不想去翻一个不清醒的人的口袋找钥匙。


  终于把他愚蠢的男朋友丢到床上时Arthit感觉到自己晚上白洗澡了,Kongphop虽然不是肌肉型的,但是身高摆在那,扛他回来是体力活。


  连手指都懒得动弹的Arthit看着对方的睡颜思考起了人生。


  其实不止他那帮兄弟,他自己至今仍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并不是在后悔,他从来没有后悔过做出跟Kong在一起的选择。跟性别无关,他只是听从了内心的声音。


  只是人生好像就此转了个弯,走向了他之前从来没想过的方向。


  也难怪别人会诧异吧。


  Arthit又坐了一会,决定再去洗个热水澡。


 


5.


  Kongphop其实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醉。在电梯里的时候酒就醒了一半了。只是他不想回到自己的寝室,就继续闭着眼睛搭在Arthit身上慢吞吞地走着。


  晚上突然被学长们叫出去的时候他确实吓了一跳。原本是学长教育学弟时间,但是喝到后来Kongphop发现学长们更多的是对Arthit的关心。唯一被允许不喝酒的Not学长很认真地说,他们见过Arthit跟他疏远时失魂落魄的样子,所以希望他们能好好在一起,作为朋友他们是祝福的。


  Kongphop点点头,主动敬了对方一杯酒。


  虽说真诚的对话和夹杂在玩笑话之中的祝福让人感动,但是学长们依然让Kongphop见识到了酒的一万种混合法。他手里捧着Bright新调出来的杰作--其实学长只是把桌面上最烈的酒倒在了一个杯子里--很认真地思考了两分钟自己喝下这一杯到底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尽管最后喝得有点懵,但是被Arthit叫醒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看到他。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他内心的感情也被放大了。


  他的Arthit永远都是对他那么好,即使不高兴的时候也是关心他的。就像是驱散迷雾的太阳,随时都能照亮他。


 


  听着浴室的水声停下来,Kongphop索性坐了起来。


  擦着头发走出来的Arthit看起来有一点惊讶,“嗷,怎么醒了?我以为你会睡到明天呢。”


  “没洗澡还是有点不习惯,睡不着。”


  Arthit没说什么,投过来的眼神分明是在挖苦他瞎讲究。


  “那你去洗吧,我给你找睡衣。”


  看见Arthit没有让他回去的意思,Kongphop露出了微笑。“谢谢P'Arthit。”


  “你能走了?别一会昏过去啊。”


  “可以,我酒量其实挺好的。”Kongphop嘴边出现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趁着对方还没有意识到话里的意思并生气前溜进了浴室。


 


  Kongphop走出来的时候,Arthit躺床上翻着漫画。折腾了一趟时间已经过了零点,他的眼里已经有了困意。他示意Kongphop关灯,顺手把台灯打开。


  室内变成了柔和的灯光,Arthit似乎更困了,接连打了几个哈欠。


  “学长困的话,可以先睡啊,不用等我。”Kongphop突然有点抱歉,但是Arthit似乎并没有在意,只是嘟囔了几句也没有等很久无所谓之类的话。


  Kongphop知道他是想确定自己洗好澡走出来,他的学长一直都是这样善良温暖。


  “那杯你喝掉。”Arthit抬起下巴指了指电视机旁的桌子,Kongphop走过去,发现是刚刚泡好的蜂蜜水,温度正好,甜度也正好。Kongphop的笑意掩藏在杯子后面。他今晚生出的所有感情都在此刻一涌而上,填满了他整个心,那种温暖让他有点轻飘飘的。酒精明明已经散去了大半,现在好像又起了作用。


  他躺到了床上,伸手拿掉了Arthit的漫画书放到一边。


  “你干嘛?”Arthit说着,好像也没有什么不满。


  “该睡了。”他倾过身体去关灯,回来的时候特意在Arthit那边停留了一会,很满意地看到对方在黑暗中慢慢变得窘迫不安的脸。他俯过身,力度不小地亲吻了被他想念已久的唇。


 


6.


  Arthit被Kongphop突然的行动吓了一跳,他本能地想往后退,却被Kongphop按住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唇齿被撬开的时候突然带起了皮肤下涌动的感觉,Arthit对自己身体的诚实有点无奈,他的抵抗也形同虚设。然而对方是Kongphop,能怎么办呢。


  他的男朋友就是能如此轻易地挑起他。


  仅存的一点理智还是让他找到空隙把两个人分开,他无视了Kongphop发出的不满的声音。


  “明天还有课。”Arthit摆出了严肃的表情。“很重要,我不想缺席。”


  Kongphop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P'Arthit,你一点都不擅长说谎,知道吗。”


  说完他一口咬在Arthit早已通红的耳端。Arthit的惊叫被他硬生生压抑在喉咙里。


  “没关系啊,学长,你可以出声,”Kongphop的嘴唇轻轻地拂过他的耳钉,原本就磁性好听的声音贴着Arthit的耳边微微震动,“我很乐意听。”


  “你闭嘴!”


  “我不会的,学长。”


  他觉得也许是因为酒精的关系,Kongphop变得更加厚颜无耻,但是他的眼睛里此刻又写着与平时不同的情绪。那绝对不会认错的,Kongphop在用每一个动作与每一个亲吻表达着那个词,Arthit觉得自己早已知道,但是真正听到对方说出口时依然直接抵达了他的心。


 


  “我爱你。”


 


  Arthit在一个小时后迷迷糊糊地抬起头问Kongphop他那帮损友晚上都说了些什么。Kongphop笑着表示他们把你托付给我了,让我好好对你。这话收获了一个没有任何威胁的白眼。


  “我要睡了!”Arthit宣布,顺便翻过身去。


 


  也许还是有疑惑的,也许未来还是不确定的,Arthit想着,但是有一件事情:


 


  ——未来里有彼此在,正在变成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Fin


 


本来是看了EP11和12想给自己一点糖才写的,看完13我还在天上,官方的甜让人甜得牙都掉了,搞不过官方只能硬着头皮想开车,还不会开!他们俩怎么那么可爱那么可爱那么可爱!不说了我继续第20刷了! _(:3 」∠)_



评论
热度 ( 21 )
  1. 淡.梳妆缩回壳里啦 转载了此文字
  2. 安之若素😝😝缩回壳里啦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飞的小铁剑缩回壳里啦 转载了此文字
    啊真的太甜了(甜蜜地躺…

© 阿飞的小铁剑 | Powered by LOFTER